新闻详情
    流动性利好但需求不足:商品市场表现“冷淡”
    发表时间:2019-02-20

           天量信贷后的商品市场

           1月新增信贷暴增使得市场预期好转。从市场反馈看,股市在2月18日大涨,商品市场则反应平淡。这反映出,市场对天量信贷能否催动投资数据回升仍存疑问。如若信贷-投资链条传导顺利,则将对黑色系商品的需求形成利好。因此后续的投资数据需密切关注。不过从挖掘机销量这一微观指标来看,似乎很难验证投资数据将大幅回升。在经过2018年的高速增长后,挖掘机销量增速已大幅放缓。这背后既有挖掘机更新换代高峰已过的因素,也有投资需求不足的因素。(杨志锦)上周五公布金融数据后,周一a股市场即以大涨响应。然而,与2013年1月超预期天量信贷相比,这次股市、商品却并未出现同步上涨,商品市场倍显“冷淡”。

           两个交易日下来,文华商品指数仅反弹了1%。这还是在节后市场小幅回落背景下出线的,同时整个市场亦缺乏较为突出的品种和板块,仅有橡胶期货2月19日出现了5%的上涨。

           “1月新增社融中,短期票据融资占比较大。考虑到利差因素,票据将可能在金融机构间流转,难以进入到实体经济中。相应的,这亦难以转化成实际需求,所以商品市场表现相对冷淡。”中大期货首席经济学家景川2月19日表示。

           此外,虽然节后全市场保证金规模有所回升,但这属于节后的“季节性”回流,与宏观层面的变化关联不大。

           资金回流但规模不大

           相比于股市,高度博弈的商品市场一直要更为理性。

           2月18日,a股高开高走。至当日收盘,沪深两市近3600只个股,仅有15只个股收跌。对此金融人士普遍认为,上周末社融数据的好转,有利于改善市场资金面,进而推升股票等金融资产价格。

           上一次超预期天量信贷,还要追溯到2013年1月,彼时短期内股票、商品出现齐涨走势,但是很快便掉头向下。显然,短期消息刺激并未能扭转当时两个市场的下跌趋势。

           相比之下,今年商品市场并未作出明显反应。盘面上仅有的热点品种,更多是受行业因素影响,价格走势亦相对平稳,其中煤焦钢产业链商品便是典型。

           春节期间,淡水河谷大坝灾难造成一定的供应短缺。统计数据显示,新加坡铁矿石掉期主力合约的结算价自2月1日的84.5美元/吨一路拉涨至2月8日的92美元/吨,涨幅8.2%。

           于是,春节后首个交易日(2月11日),国内铁矿石大涨4.91%,进而带动黑色系商品走强。然而,次日该板块便集体回落,螺纹钢期货更是连续5个交易日收跌。

           至本周a股普涨期间,煤焦钢等品种同样未有明显反应。对此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19日介绍称,“本周钢材现货市场表现相对稳定,节后需求还未启动,上周末唐山钢坯每吨调涨40元后,也已回落。”

           究其原因,无论是货币政策,还是信贷政策,抑或是产业政策,归根到底还需要落实到具体供给和需求上。

           “去年底基建发力的预期,早前已经反映到价格表现中。除非未来工业增加值突然增加,或者房地产数据明显好转,才有可能真正转化为对商品的需求,届时市场才会重新对未来价格作出判断。”景川称。

           而从全市场持仓变化上,节后确有一部分资金进场,只是规模相对有限。数据显示,2月19日,文华商品指数总持仓2618万手,较元旦后的低点增加500万手左右。

           来自中信期货的资金监控数据也显示,1月4日,全市场单边总持仓保证金为1221.86亿元,至2月18日时已增加至1437.08亿元。

           不过,这其中还涉及两个吸引资金进场的变量:其一自2018年四季度市场连续下跌后,行情变动所带来的资金进场;其二为节前调高保证金,节后资金重新回流商品市场。

           需求转化需要时间

           与2013年1月相比,目前大宗商品运行缺乏足以扭转趋势的逻辑支撑。只不过2013年1月商品处于下跌阶段,如今市场处于转势“窗口期”。

           此外,2016年、2017年商品市场,获得的流动性溢价今年亦难以再次出现。“相比于2018年,预计2019年的资金面只能算是中性偏松,但是无法与2016年相比,毕竟整体债务、杠杆处于偏高位置,资金面不会过于宽松。”景川称。

           需要指出的是,流动性溢价正是本轮商品反弹的支撑条件之一。以2016年10月为例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彼时根据wind数据和“10%的保证金标准”估算,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全市场流入持仓资金增幅高达35%。

           也正是从那时起,商品市场反弹正式“扩围”,从率先上涨的钢价、煤价,扩展到橡胶等其他品种。如今,虽然全市场持仓资金仍然处于相对高位,但是其中还包括了近两年新上市品种带来的沉淀资金,因此近期市场资金流入速率也难以和彼时相比。

           流动性减弱后,价格波幅、价格持续性均随之减弱。更重要的是,经过近三年的反弹,原本支撑价格上涨的“弹药”已经消耗殆尽,市场并无更多新故事可讲。

           有色、黑色和能化几大主力板块的价格表现便足以说明。抛开与国际市场联动较强的有色、能化外,去产能、环保督查带来的供给端收缩,已经不足以支撑核心产品钢材价格继续上行。

           “最终需要落实到供求关系上,即便是有所发力的基建,转化成需求也需要时间。信贷政策、货币政策的影响相对间接,只是让需求释放得更顺利。”王国清表示。

计算

工具